//
archives

Movie

This category contains 20 posts

那時的青春那時的歌

青春如歌。記憶中的青春如同一首隱隱約約而動人心弦的老歌,記得不清楚但總是忘不掉。《陽光燦爛的日子》講述的就是1970年代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下,那一代人的青春。

儘管我的青春比那個時期還晚了20年,但作為旁觀者依然可以深切地感受到那時的孩子們的生活與精神狀態,了解到爲什麽他們與其他年代的人不同,或許進一步可以理解今天的他們。

那時的青春是狂躁的:孩子們不好好上學,沒有受到正規教育;他們每天就是扎堆、玩耍、閒逛,甚至打架鬧事。那時的青春也是無知的:孩子們不了解歷史與時局,不了解國家與世界,也不了解自己的人生。然而,那時的青春也是自由的:至少孩子們放任著自己而沒有去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其實,那時的青春沒有什麽特有之處;只是所有青春的旋律都被誇張地放大甚至扭曲乃至于演奏出的歌曲如此喧鬧刺耳。

影片的價值之處在於以青春電影的方式再現了那個時期的歷史特點,無論對於國人還是世界都是一次珍貴的體驗。

你的家人在那裡 (헬로우 고스트)

影片中主人公直到最後才意識到一路煩著自己的鬼們原來是家人。然後頓時爺爺的相機、爸爸的出租車、哥哥的機器人還有媽媽為自己做的飯……原本很令人討厭的瑣事變得如此溫馨。如此出人意料的結局不禁讓人反思,那種種家人的負擔——好像影片中主人公真實地背在身上一般——是否成為了我們心中主導的觀念。而家人的珍貴親情的價值是否總是被忽略?

主人公因為失憶忘記了家人;而我們呢?是不是連失憶都不用就忘了?主人公自小失去了家人;而我們呢?是不是有家人也像沒家人一般?主人公記起家人時為時已晚;我們呢?是否也會有為時已晚的一天?看完誇張了的影片,似乎應該反思一下真實的人生。

影片本身需要很好的耐性去看。以喜劇為本,而處處暗含著真情,既好笑又好哭,是一部含蓄而有力量的電影。

草根精神與港產警匪片

港產警匪片看多了也不是一無是處。量變產生質變:從“港產警匪片都這樣”到“爲什麽都這樣”。

所謂的“這樣”,就是強調著一種“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鋪路無尸骸”的非正義現象。壞人往往得勢,好人常常失意。黑社會常常逼得警察家破人亡,走投無路,只能用拋開法律投奔正義,跟對方同歸於盡……

然而就是這樣的反復呈現的情節,能夠貫穿香港電影史近30年之久,從吳宇森的《英雄本色》系列到劉偉強等的《無間道系列》——警與匪的爭鬥一直沒有停息,一直被觀眾接受甚至追捧。香港電影一度,除了星爺標誌性的喜劇之外,也是警匪動作片的代名詞。

爲什麽這個主題如此深入人心長盛不衰——似乎從一開始,港人就很接受這樣的題材?爲什麽呢?

我的猜測還是落入了“草根精神”這個話題。草根精神認為世界是不公的,也是殘酷的;要出人頭地,可以從草根做起,有時也不得不從草根做起。草根精神還認為失敗使我更堅強,逆境幫助我成長——如同石縫的草根,因為是草根,所以不怕風吹雨打人踩狗踏。而警匪片中警察們的窘境,正如草根的處境一般。即便他們如此無助,也沒有未來,甚至出門就會被砍死,但是草根精神支撐著他們,去make a difference,甚至拿自己的草根命去跟敵人拼了,血濺街頭,橫屍馬路,一了百了。我猜,有時港人們最是欣賞這種出身貧賤,敢於拼搏,死不足惜的精神。奮鬥,則有希望,哪怕是他金腰帶而我無尸骸;蜷縮,則無骨氣,莫不成苟延殘喘窩囊一世。我覺得警匪片的悲壯或來源于這種精神的抒發,這與周星馳喜劇中透著悲劇的情懷不谋而合。

溫馨愛情故事剪貼畫

看了《Love Actually》兩次,其中第一次是在飛機上——在顛沛流離的旅途中看這麼溫馨的片子真是讓人唏噓。

概括一下這部片子,我覺得它就是一部溫馨愛情小百科。不講其他,就特別適合節日和家人或愛人看。然而這種片子通常是雙刃劍——跟家人或愛人看很溫馨,自己一隻公看就很揪心。

片子難免會招來俗套的批評——就像聖誕前後商店里的應節貨品一樣。但是作為一件應節貨,它還是有令人稱道之處。基本上,它選擇了“愛”這麼一個中肯的主題,然後招來了幾乎所有英倫人民喜聞樂見的演員,最後,也最重要的是,它以百科全書的姿態鋪陳了一幅相互交織的愛情故事剪貼畫,令人目不暇接,讚歎不已。

這幅剪貼畫里有跨越“階級”的愛情——首相和女僕,有跨越國界的愛情——英國vs葡國,有被跨越于友情的愛情——愛上好友的女友,有辦公室里的愛情,有上下級的曖昧,有特殊場合(咳…三級片…咳)里撮合的愛情,有異想天開的“愛情”——英國佬在美利堅的豔遇,還有明星和經紀人之間的愛——Well,當然是友達以上的“愛”了……

除了嘆嘆這樣一個聖誕愛情大賞,我們還可以學習很多表達愛情的橋段。最經典的莫過於Mark對Juliet的Storyboard表白了。當然雙方都知道答案是no——這反而使得這樣的場景浪漫之餘更添溫馨,溫馨之餘又頗具悲情,於是令人難以忘懷。Sigh……

一言概之,這部電影的成功之處就在于這樣一幅內容豐富的溫馨愛情剪貼畫,讓我們體會到愛無處不在。

It’s good to be young and stupid

為了寫這篇影評我第,hmmm……四次看《8 Mile》。每一次看好像去一個熟悉的餐廳吃自己常點的菜一樣。但寫起影評……太熟了反而不好寫。正在發呆時,恰好收到一封郵件,裏面有一句“It’s good to be young and stupid”。咦,這是多麼巧合而貼切的描述啊。

Good、young和stupid——That’s what this movie is all about。

倒敘講起,首先有很多stupid的地方——Rabbit和Janeane的“關係”, Rabbit媽的情人和他一起上高中,一群人開車拿玩具槍射路人,Cheddar真槍走火射自己,Rabbit和Alex在工廠了嘿咻,Rabbit在自己家門口被群毆……這些都有點讓人哭笑不得。

但stupid只是表面的;它的根本原因更多是第二個關鍵字——young。大部份的人物其實都是年輕人,“畢竟too young”。因此罵罵人打打架分分手嘿嘿咻都是很正常的。如果有人想把它提升到種族啊、貧富啊、文化啊這種高層次話題,那麼未免有點做作了。

那麼影片有什麽可以take away的呢?分享一些片段,請自己體會。

1. 當Rabbit跟老工友抱怨Manny老針對他時,老工友說:“Maybe it’s ’cause you keep giving him reason to. Stick to the plan, man. Just do the work and shut the fuck up.” 然後不久Rabbit又犯錯誤了,而且被Manny抓到。這回他收回嘴邊的reason,取而代之,是保證下次不再犯。結果Manny沒有批他,而且從此之後二人關係開始改善。

2. 當Rabbit發現Alex和別人fuck之後,開車到Janeane家門前,看了看她幾秒鐘,又開車走了。我覺得這個細節是影片昇華的地方——有太多的角度和方法去賞析。我還是想將之歸於young這一關鍵字:Rabbit對愛情迷茫了,而遊離在回憶與現實之間。

3. 比賽當天Rabbit開OT。當Alex問他是不是要需要錢時,Rabbit淡淡而堅決地說“Studio time”——他要自己灌唱片,這是他的目標與理想,哪怕彼時彼刻,他只是和老媽住在trailer里的一名汽車裝配廠的工人。

4. 比賽的晚上Rabbit和看門的人迅速而友好的打了招呼——這和影片開始他們二人發生衝突相照應,突出的是Rabbit的變化與成長。

OK,那麼good呢?Rabbit只是Detroit一名比小混混稍微好一點的年輕人。因為年輕,他幹過也正干著很多傻事。但是這些都無所謂,他有喜歡的東西——rap,他有目標與理想,他勇於挑戰自己改變自己。Because of all these, it’s good to be young and stupid.

一條比我小一歲的魚

看《A Fish Called Wanda》總不免想戴上歷史的眼鏡——因為這部電影僅僅比我小一歲。然而看過來,它的獨特之處卻讓它脫穎于同時代的電影,讓觀眾有“穿越”的感覺。

有什麽獨特之處呢?

一是情節之跌宕,或近乎怪誕。僅僅看看遛狗的老太太的遭遇和盜竊自己家的Archie就可以領略這一點。影片的想像力實在太豐富太流暢,觀賞性之強足以掩蓋荒誕的負面影響。

第二個獨特之處,至少我認為,是人物在故事中的出入與穿插。似乎Wanda是一個不動點(所以以之命名?),而其他人物則是來回穿插,此起彼伏,一時半會很難看出誰是贏家輸家。直到最後一幕,Archie才算撂倒了Otto晋升第一男主角。這種人物的來回穿插起伏增添了不確定因素,也提升了觀賞性。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人物的性格、行為設計得奔放大膽。無論是Wanda的喜歡聽外語還是Otto的喜歡吃生魚——這種“大尺度”,當時今日都是很吸引眼球的。 是一部很經典的看英國喜劇必看的作品。

爱情与人生的度量衡

当我“得到”《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时,我觉得以这种方式来讲爱情真是,用英式英语讲,splendid,brilliant,super。

影片本身的故事很“假”,完全的脱离现实不可复制。但是看着自己的人生在别人的婚礼中消逝,自己寻找的真爱在别人的婚礼中迷失,这种心理状态大概是很真实的。X个婚礼Y个葬礼,不仅仅是时间的流逝,更意味着,身边的朋友都找到了另一半,都在人生路上跨过新的里程碑。由此反观自己,难免感叹一直在原地踏步,没有突破。以婚礼和葬礼这种典型却不失重要的社交活动来作为爱情的度量衡,问“要多少个婚礼和葬礼我们才能在一起”,这种叙事手法是这部电影最值得欣赏的地方。

黑色的翅膀,更適合飛翔

《Black Swan》是一部毋庸置疑的很好的心理電影。影片反映的是Nina的心理活動,在亦真亦假的場景中表現了她由“白天鵝”演化為“黑天鵝”的過程。Natalie Portman的演出令人心服口服,拿最佳女主角也實至名歸。

好了,客套話說完了,該入正題了:這部影片有什麽可以take away的?

在看影片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觀眾會想這個問題:我是白天鵝還是黑天鵝呢?

白天鵝老老實實,中規中矩,柔弱、孱弱、懦弱;黑天鵝心懷鬼胎,邪惡叛逆,自強、頑強、好強。

白黑天鵝是兩個極端,好像吊在一根線上的橫木——往那邊滑都是掉進深淵。

看過電影很多人大概會感慨黑天鵝的可惜可怕;白天鵝似乎靠譜些。或許,別做天鵝了,也不用管黑白。

個人的傾向是為黑天鵝說話。這種想法主要來源于Thomas導演的信念——他認為要把黑天鵝演好要“lose yourself”,不能“weak”,不用想太多擔心太多,盡情去“seduce“你的觀眾……

這種信念不是全無道理的。做人,要學會學”壞“。不學”壞“就”好“不到哪裡去。這裡的”壞“是指挑戰自己,打破常規,野心勃勃,勇於冒險、不怕犯錯、甘心出醜……無”惡“不作。

另一個例子是令狐沖。令狐沖在武林人眼中多”壞“啊。但是他這種”壞“到了獨孤九劍上,幻化成了”無招勝有招“的境界。設想如果他沒有發揚這種”壞“,只是好好學習,遍習天下劍法,又如何?大概《笑傲江湖》男主角就輪不到他了。

如同白天鵝。白色的羽毛固然溫柔美麗,但是要在暴風雨中翱翔,我們需要的更多是黑色的翅膀。

 

到底好在哪裡呢?

《King’s Speech》上畫時我循例看了一下預告片。第一反應是:Duh,這有什麽好看的?又一部學院派的中規中矩的電影?

後來看它硬扛拿下最佳影片,aha了一下。肯定有些地方我沒有注意。說不定真的很好。

於是我懷著敬畏的心情終究把它看了(當然這個mind set很大程度受到它拿最佳影片的影響)。看完之後,我沒有牆頭草,憑良心講,我被影片引領著,追隨著Bertie從stammer一路到成功做了一次broadcast。

像磁石一樣吸著觀眾——這通常是好電影的特徵。但其實內心還是不買它——不就是男配角幫助男主角克服困難嘛,這樣的電影多了去了。

雖然這樣,我還是被引領著,客觀上我很清醒(不就是stammer嘛!是不是?!),但不知道爲什麽我總覺得有點別的什麽——當Bertie回顧童年的不愉快時,當他暢快地爆粗口時,當他硬著頭皮勸著他的哥哥時,當他三番兩次放棄卻仍舊找回Lionel時,當他在加冕后掩面哭泣時,當他一個字一個字地做完全國廣播時……我總覺得還有別的什麽,除了stammer……

到底好在哪裡?

哪裡?

這不是一個偉大的國王,這是一個偉大的國王;這不是一個天才的國王,這是一個天才的國王;這不是一個驚世駭俗的國王,這是一個驚世駭俗的國王。

我們每個人,即便是國王,都是不完美的,都有很多,甚至致命的,缺點。在達到成功的路上,我們屢屢放棄;面對巨大壓力,我們像嬰兒般哭泣;我們害怕,我們顫抖,我們亂發脾氣……

Stammer代表的只是我們人性弱點的一個例子,去面對和克服stammer正如去面對和克服我們內心的陰暗面。電影截取和放大了國王克服stammer的過程,但反映的是他面對諸事的堅韌和勇氣。

到底好在哪裡?

一點都不好。在沉穩甚至有點沉悶的影片節奏下,我們看到的是很*真實*的國王缺點的暴露——一點都不好。爲什麽不塑造一個一夜之間名垂青史的國王呢?問這個問題有點像問爲什麽塑造Forrest Gump這個形象而不塑造一個一夜之間拯救世界的鋼鐵俠?——他們到底好在哪裡?

單單這一層思考就不枉看了這部電影。

And also Forrest Gump – “I just keep running”.

這是喜劇,這也是悲劇;這是理想,這也是現實。

先讀一段來自維基百科對周星馳的介紹:“周星馳生於香港,小時家窮,家中有四兄弟姐妹。7歲時父母離異,他和兄弟姊妹由母親一手養大……與入行前的好友梁朝偉比起來,周星馳的演藝生涯並不平坦,最先是在麗的電視當特約演員而入行。後來參加了1982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甄選(同時參加的還有當時的好友梁朝偉),但遭到淘汰。落選後他幾經轉折,經戚美珍介紹下進入無綫電視藝員訓練班第十一期的夜訓班。1983年正式畢業後,周星馳被安排到兒童節目《430穿梭機》擔任主持人,同時期主持人還有鄭伊健等。除此以外,周星馳一度只能在無綫電視的電視連續劇出任臨時演員,曾經分別在香港TVB的1982版《天龍八部》蕭峰率領燕雲十八騎赴會少林寺場景中擔任無名兵卒,並在1983年版的《射鵰英雄傳》,扮演宋朝士兵。周星馳於工作之餘學習演技[5],直到1987年才有機會於《生命之旅》、《鬥氣一族》、《阿德也瘋狂》、《大都會》寥寥幾部劇集裡擔任配角。”

如果你知道周星馳成功背後的故事,你就可以更加理解《喜劇之王》半自傳式的含義。你就可以理解爲什麽周星馳說他演的是悲劇不是喜劇。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喜劇之王》怎麼看都是喜劇,怎麼看都很無厘頭,怎麼會是悲劇呢?其實“悲劇”指的是:周星馳想讓大家在哈哈大笑之餘,當我們咽下最後一口笑之後,沉下我們的額頭,在零點幾秒的鏡頭切換瞬間,看看尹天仇(周星馳 飾)的眼神,看著他的眼神,想想他在想什麽,或許嘗試體驗一下滑稽搞笑背後的一股傻子式的執著以及當其時的辛酸。這不是悲劇,這是現實。

現實是:大多數人都不會有或者堅持更別說實現自己的理想。其餘的人裏面,除去很順利的那些類似“入行前的好友”,剩下的,都是如1980年代剛出道的周星馳一般,或者如被柳飄飄(張柏芝 飾)稱為“死茄哩啡”的尹天仇一般,窘迫而執著地追求自己的理想,一直沒有放棄。

……

實驗室里我的座位,很多時間都亮著燈,即便是週末;

當導師對我的project沒有很大興趣時,我還是每週追著他update,希望能夠有進展;

當同齡人享受著好工作帶來的財富與悠閒時,我也沒有多想,默默地接著讀paper;

當其他方向的同學說你們那個東西不就做個界面嘛,我都很認真地說不是我其實是個HCI Researcher——就像當別人說他只是個“茄哩啡”時尹天仇會很認真地說“其實我是個演員”。

……
……

我總會想起尹天仇每天晚上在他那十平不到的房間里,躺在躺椅床上,蓋著毛巾被讀《演員的自我修養》的情景……

……
……

這是喜劇,這也是悲劇。這是理想,這也是現實。

……

……

“佢拍嘅戲除咗好多人買飛入場睇之外,重有學界專門研究佢嘅電影,重將周星馳定性為藝術家。由於佢喺咁多部戲入面都係以小人物由低做起,再加上佢自己低微嘅出身,所以唔少人都會當周星馳喺香港草根階層由低做起嘅表表者,亦有人將周星馳睇成香港精神嘅象徵。性格演員吳鎮宇都好感慨咁話:「我睇咗《功夫》,如果呢部戲唔係周星馳做嘅,大家根本唔會去睇。」”

Twitter Upd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