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Travel

歷史影響現在,現在決定歷史

從巴黎回來,很多人問我“怎麼樣”。遲疑了一下,還是說了“good”,但是很難說怎麼個“good”法。可能我對巴黎比較苛刻,覺得她應該很完美;而實際上并不是:旅遊業的氣息其實很濃,該看的東西該做的事情也給人“不外如此”之感。嗯……最令人心動的,是最後一天,在塞納河南岸,信步從盧森堡公園(Jardin du Luxembourg),踏著石板路,淋著小雨,拐過各種rue(街道),走到花神咖啡(Café  de Flore),走到奧賽博物館(Musée d’Orsay),透過沒有搽乾淨的窗戶,隔著沿河的大巴,看著塞納河緩緩流動。那段時間,才得以靜下心來,感受一點點巴黎真實的氣息;後悔前兩天玩得太旅遊了,用各種must see來束縛自己的感知力。

然而這些其實都不重要,不管是走馬觀花地鐵塔凱旋門,還是街頭巷尾的近距離接觸,巴黎還是巴黎,她把自己令人豔羨的文化遺產鋪陳出來,讓你怎麼看都無話可說。除了羡慕嫉妒恨,還是羡慕嫉妒恨。從馬德裡到佛儸倫薩到巴塞羅那,再到這次的巴黎,每當我看到一個國家,一個城市,驕傲地站在歷史的肩膀上時,我都會暗暗感歎,真好,怎麼中國就沒有這樣的歷史……

西班牙的歷史很歡暢,經濟怎麼衰落都不妨礙拿世界杯,都不妨礙Recoletos幾萬人的狂歡……;法國的歷史充滿了厚重的藝術氣息,盧浮宮的每一件作品的獲得幾乎都有一個故事;市區內博物館林立,而且凡是博物館都對學生和教育工作者免費開放……這些國家,這些城市,都站在了歷史的肩膀上。然而中國沒有這樣歡暢或者充滿藝術氣息的歷史。中國近一百年的歷史都充滿著戰爭、死亡、貧窮、動盪和災難。中國近五百年的歷史更是有如此多的飽受西方列強欺凌的經歷:當第一次工業革命正在驅趕著歐洲經濟社會蓬勃發展之時,大清帝國正在中國大地上苟延殘喘地揮霍著最後一份資源,絲毫沒有意識到鴉片戰爭和半殖民地半封建時代的到來。中國人民既歡暢不起來,也沒有心情欣賞什麽破油畫。飽受苦難的歷史使得我們今天仍然擺脫不了對往昔的感慨,擺脫不了前一輩人遺傳給我們的一種求“生”慾望(哪怕我們已無需求生),擺脫不了當看到歐洲諸國時,內心深處微微的顫抖。這種顫抖是因為看到了如此不同於自己國家的文化才產生。

歷史影響現在。中國飽受苦難的近現代史影響了現在和未來一代又一代人的生存和發展。然而現在又決定著歷史,決定著未來的“歷史”。如果歷史比不過別人,就比現在吧。不用妄自菲薄,靠祖宗吃飯不算什麽,要往前看。

Advertisements

About Xiang 'Anthony' Chen

Making an Impact in Your Lif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witter Updates

%d bloggers like this: